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逾5万只水鸟成都平原越冬

发布日期:2022-01-16 00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月10日,成都观鸟会发布第六轮成都平原越冬水鸟同步调查数据。数据显示,本次调查共记录到水鸟52736只,个体数量多于第五轮的34179只,为近年新高。其中,成都片区20025只、德阳片区5209只、绵阳片区22134只、眉山片区1001只、乐山片区1287只、雅安片区2862只。

  调查共记录到67种物种,与第五轮的69种相近。其中,德阳和雅安均记录到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小鸥,系成都平原越冬水鸟同步调查新增的鸟种记录,也是同步调查以来记录到的第82种水鸟;成都锦江、新津岷江、崇州西河、龙泉驿青龙湖、成华北湖、邛崃泉水湖和德阳旌湖及雅安百丈湖均记录到世界极危物种、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青头潜鸭,共计12只,为历年之最。黑鹳、中华秋沙鸭、斑头秋沙鸭、花脸鸭、鸳鸯、黑颈、角、鹮嘴鹬等国家一、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均有记录。

  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沈尤介绍,从鸟种及数量上看,个别调查区域呈现一定幅度波动,但从整体上看,成都平原越冬水鸟状况基本保持稳定。在调查中未见水鸟异常死亡等情况。个别城市及河段建设施工、钓鱼、涉水旅游等对水鸟安然越冬造成一定程度威胁。

  为进一步掌握成都平原越冬水鸟的物种组成、种群数量及分布现状,本次调查于1月9日全天在成都、德阳、绵阳、自贡、眉山、乐山、雅安等7市同步进行,在第五轮基础上对调查区域进行了优化调整,涵盖湖泊、水库、河流、水田等主要湿地类型。成都片区新增加了东安湖、泉水湖等区域,在调查中还根据实际情况增加了几处调查点位,成都片区实际调查区域超过30个。绵阳片区除了涪江沿线之外,还涵盖多个水库,调查区域大幅增加。

  本轮调查由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、成都市自然保护地和野生动植物保护中心指导,成都观鸟会等多个单位、协会共同参与,参与人数100余人。

  1月9日7时,天微微亮,成都市武侯区某小区门口,一辆后备厢满载望远镜、三脚架、照相机等设备的越野车出发了。车上坐着来自成都观鸟会的沈尤、张迎庆、张剑等人。同时出发的,还有来自成都、德阳、绵阳、自贡、眉山、乐山、雅安等地的百余名观鸟爱好者。

  当天,在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、候鸟数量最稳定的时候,第六轮成都平原越冬水鸟同步调查开启。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沈尤所在的小分队,调查点位包括邛崃泉水湖、文君荷塘和西河崇州段等。

  本次调查共记录到水鸟52736只。数几只候鸟很容易,但5万多只水鸟,要怎么统计?记者跟随沈尤等人一线直击。

  因高速公路封路,车沿老路行驶两个多小时,才抵达泉水湖。这是一处新建人工湖,岸边有工人在安装路灯,平静的湖面上浮着大量水鸟,有的在睡觉有的在觅食。

  “这里以及新建的东安湖,是今年新增的调查点位。”沈尤说,从2017年开始,成都观鸟会每年发起一轮越冬水鸟调查。点位从成都及周边拓展到了大成都平原,包括江、河、湖泊、湿地等水鸟密集区。记录到的水鸟种类和数量,呈上升趋势。

  早在半个月前,沈尤就在成都观鸟会微信群里发布了本轮调查的招募通知,通过多轮商议,确定了调查点位。此次取消了近期观测水鸟数量少于100只的原有点位。

  因泉水湖面积小,此次定点观测位置选在能集中观察到水鸟活动的观景台。临近10时,湖面大雾逐渐消散,小分队将50倍望远镜安装在三脚架上,调好角度,开始观测。大家轻手轻脚,生怕惊扰水鸟。

  “绿头鸭、骨顶鸡、青头潜鸭……”沈尤弓着身子,扶着望远镜,左眼紧闭,右眼贴着镜片,缓缓移动望远镜观察,口中念出不同的鸟名。

  种类和数量是水鸟调查的两个关键。前五轮调查中,累计记录到81种水鸟,几乎每轮调查都有新增。为准确识鸟,观鸟会组织了多次培训,并参与编制观鸟指南。小分队中有数年观鸟经验的张迎庆、陈林,几乎能准确认出一晃而过的大部分水鸟。

  “1、2、3、4……”沈尤一边数,一边按着计数器。“白眼潜鸭411只。”话音刚落,张剑立马将结果填在调查表上。然后换人数鸟,核实结果。

  观测工具除了高倍望远镜,小分队每人还带了一具小巧便捷的8倍或10倍的双筒望远镜。

  虽然几个月前观测到的水鸟数量有好几百只,但此时因为水环境变化,鸟儿已寥寥无几。当小分队来到邛崃市高埂街道光明村万亩文君荷塘时,遇到了这样的尴尬。

  “水呢?”走近荷塘,大家才发现,曾经清水汪汪、碧叶连天的荷塘,此时并未蓄水,而是淤泥裸露,荷叶干枯,还有不少田中已轮种蔬菜。而水鸟需要生活在有水的地方,否则既睡不好,也难觅食。

  “再往前头走走。”沈尤有些不甘心,既然来了,本着对科学的严谨态度,就算只有一只水鸟,也要记录在案。

  正当大家走到荷塘栈道尽头,准备转身打道回府时,一团黑影从荷塘中飞身而去。“沙锥!”沈尤大喜过望,“就说有嘛,这东西最喜欢在这种田里找吃的。”

  小分队继续向前,穿过几乎干涸的荷塘,在残荷中细细察看,甚至仔细到寻找淤泥上鸟儿们留下的脚印。1只、2只、3只……沙锥数量不断刷新。

  更令人惊喜的是,在荷塘尽头的更远处,他们又发现了池鹭、黑水鸡、凤头麦鸡等其他水鸟。

  为记录这些发现,大家打开了地图软件,记录经纬度、海拔、行走轨迹,上传现场图。为避免水鸟移动造成重复统计,观测路线不走回头路。

  在一张水域防护网外,沈尤安上长焦镜头,对着水鸟拍摄视频和图片,然后将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惊喜分享到微信群里。

  此时,微信群里,早已有多位参与调查的观鸟爱好者在进行类似分享。“我们组在武阳大桥看到青头潜鸭一只。”“这是渔鸥吗?”“这是斑头雁和豆雁吧?”……同时,大家也把自己拿不准的水鸟照片上传讨论。

  沈尤介绍,该河段的特点是区域广,水鸟分布零散。为此,一般采用多点观测方式进行调查。小分队分别在河段中间及两端位置进行观测。在该点位,一个半小时的调查共记录到水鸟600余只。

  3个点位观测完,调查还没结束。当晚,成都观鸟会对成都平原所有点位进行了核查统计。

  一路上,沈尤的一个观点令记者印象深刻:观鸟爱好者和拍鸟爱好者有着本质区别。

  在他看来,观鸟爱好者观鸟的根本动力,在于认识、保护和研究鸟类,用专业的望远镜看到鸟就是一种快乐,并不过多在乎能不能拍到鸟。

  而不少拍鸟爱好者,往往出发点是为了获取理想画面,更愿意在拍摄器材上投入成本。“有些为了拍到好看的画面,会驱赶、诱捕甚至伤害鸟类。”沈尤说,“如果身上只有望远镜,那多半是纯粹的观鸟者;如果身上只有照相机,那多半只是拍鸟者;如果两样都有,那我很乐意和他交朋友。”

  水鸟调查,作用不只是娱乐身心,得到的也不仅是一组数据。这些年,成都观鸟会结合鸟类调查,为生态保护建言献策。比如,他们发现成都青龙湖湿地公园里的游船对野生鸟类造成了干扰。经建议和沟通,公园减少了游船数量和班次,改变了路线。

  在小分队成员陈林看来,鸟类调查是一项门槛很低的有趣活动,几百元钱买个望远镜,花几天时间自学认鸟知识并运用到实践中,很多人都能成为专家,前提是需要时间和兴趣。

  水鸟的生活状态,对当地生态环境有重要指示功能,研究鸟类活动规律,对于保护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意义。据媒体报道,美国每年有将近5000万人次观鸟,英国近70%的人群都是观鸟爱好者,而中国的观鸟群体还有很大发展空间。

  沈尤建议,政府加大支持力度,企业和行业协会机构加大观鸟器材设备研发;持续宣传、推广自然教育、环境教育,让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到观鸟活动和鸟类调查中,为生态建设发展凝聚力量。

  同一个物种的鸟,长得都差不多,怎么避免计数重复?沈尤表示,这是普通人的感觉。对于观鸟爱好者而言,每只鸟的外形外貌都差距甚大。“羽毛、四肢、颜色,都有差别。这些差别,在望远镜下被放大,就容易识别了。”沈尤说。

  水鸟飞来飞去,为尽量避免重复统计,每轮都会采用同步调查的方式进行。即在同一天内,所有调查点位同步进行观测调查。此外,为避免水鸟移动造成重复统计,观测路线不走回头路。即便如此,也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误差,“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。”

  沈尤表示,水鸟调查和其他鸟类调查一样,关键是要确定种类,其次才是数量。而一个点位水鸟数量多一只少一只,不会对结果有太大影响。(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代强)

  1月10日,成都观鸟会发布第六轮成都平原越冬水鸟同步调查数据。当天,在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、候鸟数量最稳定的时候,第六轮成都平原越冬水鸟同步调查开启。研究鸟类活动规律对于保护生物多样性有重要意义午餐后,小分队迎来最后一个点位:西河崇州段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